Menu
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家电维修行业服务最早,维修技术最专业的家电维修公司。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,各个省份均有我们的维修网点,从事20多年家电行业,值得您的信赖!

当前位置主页 > 墙贴 >

老太太和她的狗(原创)

日期:2019-11-04 03:10 来源: 墙贴

  从来没有看到过那样的老人,开朗,乐观,年近八旬,耳聪目明,每天不停地忙碌,浑身散发着比年轻人还要旺盛的生命力。

  搬到这个幽静而偏僻的地方整整一年了,这里地处江南一处乡下,房子大多是白墙乌瓦,虽然样式老旧,却并没有给人破败的感觉,每一条小路,每一个角落都是十分整齐干净,每间房屋都傍着河水而建,零零落落地散落着几座小桥,河两岸布满了各种树木,每一处散落的空地都植满了应季的菜蔬,村子外是大片的水稻,路的两旁密密麻麻地栽着各式的花丛,俨然一副江南小桥,流水,人家的画面。

  远离城市的喧嚣来到了这个偏僻寂静的地方,不如说是逃到了这里。那时候的我看不到这里的美,只觉得这个地方孤寂一片,就像当时的心情一片死灰。

  人生繁复,曾几何时,指尖几乎触碰到了所谓的成功,差一步就可以打开那一扇改变命运的大门,一松手就坠入进了人生的谷底。不甘心,不断地爬起,不断地跌下,那扇门已经越来越远,直到遥不可及。

  带着身心的伤痛来到这里,并不是窝到这个如画一般的地方疗伤,只是因为生活的无奈而做出的无奈的选择—这个远离热闹都市的地方,房租也出奇的便宜。

  没有向前奔的激情,彻底失去了重头来过的勇气,远离了纷繁复杂的都市,也放弃了想要织就的色彩斑斓的梦。

  租住一起的是房东阿婆,孤身一人,老伴已经去世,晚辈都早就搬到城里,只有她一个人固执地留在这里。她住在楼下,我们住在楼上。之所以选择和房东婆婆同住,只是因为这一代房子大都没有院墙,唯独这个房子围了一个大大的院子,又地处幽静,出行也便利。

  这里的人大都礼貌客气,骨子里又多少对外地人有些许防备和疏离。婆婆不会说普通话,甚至听不大懂普通话,我们几乎无法沟通,只能从对方的表情读懂善意。

  打量其外貌:瘦瘦小小的个子,一头自然蜷曲的短发,中间夹杂几根白发,因为长年劳作略微黝黑的脸膛,说话声音响亮,手脚麻利,一看就是那种勤快爽朗的性格。

  一度担心相处不融洽,一段时间下来发现都是多余的。婆婆热情朴实,彻底消除了我心里的顾虑。三天两头会在厨房收到她亲手种的时令蔬菜,一有空就操着一口难懂的南方口音,饶有兴致地和我聊天,她说的神采飞扬,我听的一头雾水,彼此重复了一遍又一遍,还是弄不懂彼此表达的意思,每次结束了对话,我都无奈尴尬地笑笑—这真真是世界最难聊的天!

  你问她借个花椒,她转身拿给你几粒八角;你问她有没有锤子,她踌躇着拿给你一个秤砣;你问她今天杀的鸭子还是鹅,她连比带划地大声说—好吃的咧!

  阿婆是一个勤快的人,每天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,除了吃饭的时间,她很少坐下来歇息。

  不明白阿婆每天忙碌着做什么,自己在房前屋后只有几块小小的菜地,何至于忙碌成这样呢?后来和阿婆聊的多了,也能听懂一二,原来她还在给那些承包水稻田的租户打零工,拔草,补秧苗,一天可以挣80块钱。

  阿婆的一个儿子,两个女儿,隔三差五就来看她,给她送一些生活用品,陪老妈聊聊天。儿女都是市里的公务员,工作稳定又体面。他们反对老人日日操劳,反正自己都有能力使之安享晚年。

  阿婆和他们打起了游击战,背着他们偷偷出去挣钱。到了农忙的季节,女儿们做起了监工,调皮的阿婆总能躲过她们的时间,她们前脚出门,她后脚就溜了。

  “嘿嘿!发铜钱喽!”一年了,我听懂了铜钱是钞票的意思。阿姨手里捏着几张百元大钞,脸上难掩喜悦,我故意露出惊讶的表情附和道:这么多,阿婆发财喽!

  阿婆委实不缺钱花的,儿女们孝顺不说,江南自来都是富庶之地,阿婆这样的年纪,每月的养老金不说,还有按时发放的食油和大米,也就是说,即使阿婆什么也不做,仍然可以衣食无忧。

  真的不明白阿婆一把年纪为什么要活的这么累,她完全可以安享晚年,乐享人生啊!

  也许出于习惯吧!阿婆没有想的很多,想的很远,因为她忙碌了一辈子,停不下来,就像一只上了发条的钟表,真的停下来,可能也是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
  生而不息,阿姨在用她简单地坚持对抗着风烛残年,她不允许自己跨进一个只有等待的世界,不用劳作,不用算计,每天吃完饭,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无所事事地看太阳升起,等太阳日落,重复着一日又一日,直到步子越来越重,迈不出这个院,迈不出这个门。

  她不想让生命在等待和沉闷中凋零,她在千方百计使那一天来的晚一点,再晚一点,她努力使自己的生命鲜活到最后一刻。

墙贴

上一篇:

下一篇: